当前位置:主页 > 在线留言 >

《战史文库》生死邂逅大西洋:怒吼羔羊

发布日期:2021-10-13 13:23   来源:未知   阅读:

  :1940年11月5日,由哈利法克斯起航的HX 84在唯一的护航舰“贾维斯湾”号的护卫下,安全航行了一周时间,没有遭遇潜艇,也没有一艘船掉队,人人都期望着这样的好运气能伴随到航程结束。然而,黄昏时分,在船队北方海天线上出现了一个不祥的舰影,让人们的期待落空了……

  “贾维斯湾”号发出的无线电波带着有关德国袭击舰的可怕消息从北大西洋深处扩散开去,迅速传递到位于伦敦特拉法尔加广场上的海军部和停泊于奥克尼群岛斯卡帕湾内的英国本土舰队旗舰“纳尔逊”号战列舰上,时任第一海务大臣的达利德庞德海军元帅和本土舰队司令查尔斯福布斯海军元帅都收到了十分火急的报告:德国袖珍战列舰“舍尔海军上将”号已潜入北大西洋,正在攻击HX 84船队!

  在战争最初两个年头里,没有什么消息比德国主力战舰突入大西洋更让英国海军高层感到忧心和紧张。庞德不由得想起大约一年前战争刚开始的时期,德国海军将“德意志”号和“斯佩伯爵”号预先部署在大洋上,并在英德开战后就地展开破交作战。为此,英国海军和法国海军联手展开了一场海上大搜捕,出动了包括3艘战列巡洋舰、3艘航空母舰和15艘巡洋舰在内的大批兵力巡弋在大西洋上,用了差不多两个月时间才逮到了肆虐于南大西洋的“斯佩伯爵”号,经过交战迫其自沉于拉普拉塔河口,可是已经有9艘商船因为该舰的攻击而从船籍名录中消失了。至于“德意志”号则躲过了英国海军的耳目,成功返回了德国本土。由此可见,要在广袤的大西洋上找到并消灭那些独来独往、行踪诡秘的孤狼是多么得困难。

  时隔一年后,“斯佩伯爵”号的噩梦再次降临了,皇家海军的权威再度遭遇挑战,鹿死谁手,尚难预料,但庞德只能竭尽全力,他在接到报告后第一时间下达了两道命令:找到那艘德国军舰!北大西洋上的所有护航船队立即更改航线!

  找到“舍尔”号并击沉它!一时间成为英国海军本土舰队最紧迫的任务,可是要达成作战目标又谈何容易。在收到警报和海军部的命令后,坐镇“纳尔逊”号的福布斯立即将全部参谋幕僚召集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召开紧急作战会议。面对桌子上铺开的大幅北大西洋海图,福布斯开门见山地阐述了自己对战局的判断:

  “先生们,我是这样想的,德国人袭击了我们的船队后就会立即离开,他们不会冒险在同一海域逗留很久,等着我们去抓。如果他们不打算做长时间巡航的话,在暴露后必定会择路返航,那么有两条航线可以选择:一条是走北路,从丹麦海峡或冰岛-法罗水道通过,经挪威海返回德国本土;另一条是向东前目前被德国占领的法国大西洋沿岸的港口。当然,还有第二种情况,那就是德国人准备和我们继续周旋下去,向南流窜到南大西洋海域,这是最糟糕的。”

  福布斯的参谋长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是这样的,很遗憾,本土舰队目前的兵力只能应付第一种情况,长官!”

  “的确如此!即便是将舰队的所有舰船全都派出去,也不可能监控大西洋的所有海域!与大海相比,即便是最大吨位的战舰也是渺小的。”福布斯双手撑在桌面上,将目光投向海图,参谋已经将HX 84船队遇袭的位置在图上标注出来。元帅的眼睛在那个点上停留了片刻后,似乎想从中揣测出德国人的真实想法。稍作思考后,福布斯挺直身板,朗声说道:“现在我命令,速度超过敌袖珍战列舰的‘胡德’、‘反击’号,加上第15巡洋舰分舰队的3艘巡洋舰,以及驻泊在斯卡帕湾的6艘驱逐舰,前往布雷斯特至洛里昂之间的海域警戒,拦截可能前往法国海岸的敌舰;我将亲自带领‘纳尔逊’、‘罗德尼’号等舰只监视冰岛-法罗水道,防止敌舰由北路逃窜。”

  ■ 二战时期担任英国本土舰队司令的福布斯元帅在检阅加入英国海军舰队的波兰水兵。

  本土舰队拟定的应对计划思路清晰,也与当前的形势相符,很快得到了伦敦海军部的批准,但做了少许改动。海军部调遣了另一支巡洋舰部队前往“舍尔”号出现的海域搜索,并接应在袭击中逃脱的商船。此外,“罗德尼”号将前往北大西洋中部,为尚在航行的其他护航船队提供保护,尽管该舰的航速只有23节,无法追上德国袭击舰,但它的9门406毫米重炮和坚厚的装甲足以慑退任何企图攻击船队的德国水面战舰。

  这已经是皇家海军面对“舍尔”号制造的危机所能拿出的最好的方案了,然而所有这些谋划、搜索和警戒措施最终都未能获得期望的效果。蓄谋良久的德国海军当然不会就此收手,“舍尔”号及其姊妹舰就是为了远程破交而专门设计的,低油耗的柴油机赋予其非常远的续航距离,加上伴行的补给舰和俘获商船的物资,足以支撑“舍尔”号在不依托任何基地的情况下持续作战数月之久。正如福布斯上将所不愿看到的,在袭击了HX 84船队之后,“舍尔”号立即调头驶向大西洋中部,HX 84只是这艘王牌战舰万里游猎之旅的开端而已。

  无论在海军部,还是在本土舰队司令部,当将军和参谋们紧锣密鼓地调兵遣将、排兵布阵时,所有人都在有意无意地回避一个悲惨的事实:不管皇家海军采取什么样的行动,都无法拯救HX 84的命运。纵然英国人拥有比德国人强大数十倍的海军力量,但是基于大西洋战场的空间和时间因素,在11月5日傍晚时分那一刻,优势确实掌握在德国人手中,任何能够阻止“舍尔”号的战舰都鞭长莫及,HX 84船队恰如一群无助的羔羊面对一头饥肠辘辘、牙尖爪利的孤狼,问题是能有几艘商船可以从“舍尔”号的炮口下逃生。现在,这道残酷的算术题的唯一变数就是船队仅有的护航力量——“贾维斯湾”号。

  在夜幕降临前的北大西洋海面上,在数天时间里一直保持着严整队形的HX 84船队如今已经乱了套,数十艘商船就像一群遭到饿狼袭击的羊群,开始四散奔逃,所有船只的引擎都在超负荷运转,将航速提至最高,尽可能远离从北面逼近的死神。烟囱里喷出的浓重烟雾在船队上空形成一团团黑云,但并不足以掩盖它们的身影。当商船们都在往“舍尔”号出现方位的反方向航行时,唯有一艘船向着德国战舰迎面驶去,那就是“贾维斯湾”号。

  费根舰长像一尊雕像一样伫立在舰桥上,观望着正从海天线上显露出全貌的德国袭击舰,从望远镜镜头里已经可以看到“舍尔”号前后两座硕大的三联装主炮塔都已转向船队的方向,炮口罩已经揭去,黑森森的炮口里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作为和海军打了几十年交道的老水兵,费根明白自己脚下的这艘辅助巡洋舰与德国袖珍战列舰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选手。“贾维斯湾”号虽然吨位不小,但是大分舱结构的商船船体,水密区划少,损管设施也无法和军舰相比,而且没有装甲,那层单薄的船壳在德国重磅穿甲弹面前其实跟一层薄纸没什么区别,一旦中弹就可能造成致命的破坏。“贾维斯湾”号的航速充其量只有“舍尔”号最高航速的一半,就算想逃跑也是办不到的。

  ■ 英国海军152毫米VII型舰炮设计于1899年,最初装备于装甲巡洋舰,二战时期被安装在武装商船上。

  船上配置的7门Mk VII型152毫米舰炮都是设计于上个世纪末,服役于一战时期的老旧火炮,论年龄比他本人也年轻不了几岁,比大多数船员都要老。理论上Mk VII型152毫米舰炮使用强装药可以达到14400米的射程,然而在仓库里尘封多年后重新上舰,已经很难指望能够达到理论上的性能数值,在之前的试射和训练中,最多只能打到11000米远。即便舰炮处于全新状态,其射程与“舍尔”号的SK C/28型283毫米舰炮相比也完全不够看,后者的最大射程超过36000米!换而言之,“舍尔”号可以在“贾维斯湾”号射程之外将对手置于死地。两种舰炮在威力上更是难以比肩,152毫米炮弹的重量为45公斤,而283毫米炮弹的重量高达300公斤。就算“贾维斯湾”号能够接近到火炮射程内,它的炮弹能否给配有克虏伯装甲、细化水密结构和良好损管系统的敌舰构成威胁,也是值得怀疑的。

  除了射程和威力,“贾维斯湾”和“舍尔”号在火控能力上的差距同样悬殊。作为战时临时改装的辅助舰船,“贾维斯湾”号的火控系统相当简陋和原始,没有配置射击指挥仪,只能依靠舰桥上加装的光学测距仪获得目标的距离信息,通过人力解算射击诸元,对目标航速、航向的估算只能凭借枪炮官的经验,然后由舰桥通过电话或信号指挥各炮位射击,一旦舰桥被毁,就只能由各炮位自行目视瞄准射击。这种火控方式在9000米以内的交战还能勉强应付,而超过这个距离炮弹能否命中目标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舍尔”号则配置了当时最完备的火控系统,由德国蔡斯公司出品、制作精良的光学测距仪加上性能先进的火控指挥仪,以及更为流畅有效的炮塔联动通信系统,使其在有效射程内的射击效率和火力精度远胜半路出家的“贾维斯湾”号。更为重要的是,德军战舰上指挥射击、操纵火炮的人都是久经训练、技术熟练的职业军官和专业炮手,而费根手下的炮组乘员大多是战时临时征召的海军预备役人员和只接受过简单培训的商船水手,两者的操炮水准不可同日而语。对于“舍尔”号来说,攻击“贾维斯湾”号这种体型庞大、航速缓慢、机动迟钝、火力贫弱的目标其实和训练打靶别无二致。

  关于对阵双方优势和劣势的分析对费根上校而言全无意义,因为无论从那个方面比较“贾维斯湾”号都全面处于劣势,即打不过,也逃不掉,与“舍尔”号的搏斗毫无疑问是一种形同自杀的行为。但是,费根和他的舰员们只有一样东西可以与强大的对手媲美,那就是皇家海军传承百年的“见敌必战”的传统和忠于职守、死而后已的勇气,这种无畏气概此时显现在费根舰长那张表情坚毅的脸上,也显现在那些坚守在炮位、机舱、无线电室、舰桥上的舰员们身上。

  当陌生的舰影出现时,“贾维斯湾”号全舰就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甚至在舰长下达战斗命令之前,所有舰员就全部到岗,随时待命。在舰首和舰尾的炮位上,炮手们已经装弹上膛,尽可能地将炮口指向不明舰只出现的方向。“贾维斯湾”号的火炮布局对于其火力的发挥限制很大:7门152毫米舰炮分别布置在船首和船尾,4门炮两两一组并排布置在船首甲板两侧,3门炮呈品字形安装在船尾甲板上,单舷最多只能集中4门炮向目标开火,而在舰首指向目标时,理论上有4门炮可以向前方射击,但实际上只有最前方的2门炮拥有完全的射界,而后排的2门炮受到前炮的遮挡,射界很有限。

  “该死的德国佬起码离我们有10到12英里远,我们的炮只能打到7英里,他们却可以用11英寸重炮在安全距离上向我们开火!”一名炮长望着远处的德国袭击舰抱怨道:“但是我们可以拦住它,,我们必须拦住它!伙计们,让我们给汉斯们点颜色看看!”

  一位右舷主炮的装填手一手扶着炮弹,一边和旁边的战友说:“我兄弟在‘声望’号上服役,今年年初在挪威海和德国战列舰干过一仗,他跟我说德国人开炮又快又准,我倒要看看他说的是不是线月挪威战役期间,“声望”号战列巡洋舰在挪威外海罗弗敦群岛海域与担负掩护任务的德国海军“沙恩霍斯特”、“格奈森瑙”号战列舰进行的交战——编者注)

  突然,一声雷鸣般的轰响打断了这位装填手的话,循声望去,一幕可怕的景象让所有人的表情都僵住了:在大约8海里外的海面上,www.330771.com,“舍尔”号已经转向侧身,将全部6门主炮对准HX 84船队,从炮口发出耀眼的闪光,接着是一团迅速膨胀的黄褐色火球,然后幻化为更大的黑褐色烟团,向四面翻腾着扩散开来,几乎遮住了“舍尔”号高大的舰桥桅楼!随即“贾维斯湾”号的舰员们就听到炮弹从头顶飞过时弹体与空气摩擦产生的刺耳呼啸声!德国人开炮了!

  “开火!”费根舰长明知目标还在本舰火炮射程之外,还是下达了射击命令。“贾维斯湾”号的舰首火炮也制造了几个烟团,但声势自然无法和对面的“舍尔”号相比。所有人都对这些炮弹能否打中德国军舰不抱期望,但还是禁不住伸长脖子观望着炮弹落点,希望哪怕离目标近一点也好。很可惜,“贾维斯湾”号第一轮射击的炮弹只在“舍尔”号前方很远的海面上激起了几道小水柱而已,而在该舰后方,德国人的炮弹已经落在船队中央。

  ■ “贾维斯湾”号进行火炮训练时的留影,由于火炮陈旧,口径偏小,射程远远不及“舍尔”号的283毫米主炮。

  “继续开火!”费根大声下令,他知道眼下没有办法威胁到对手,他这样做只想让德国人知道,英国船队不会束手就擒,也会发起反击,这对于己方乘员的士气也是一种激励。同时,他希望能够将德国人的火力吸引到自己身上,为其他商船赢得逃生的机会。现在,“贾维斯湾”号的炮手们不再关心炮弹落点在哪里,只是向着远处遥不可及的目标机械般地频频发炮,这是他们现在唯一可以做出的反应。

  由于“贾维斯湾”号的外形其实和普通客船差别不大,起初并未引起“舍尔”号的注意,德舰第一轮射击瞄准了船队前列体型最大的几艘船,其中包括“圣德梅特里奥”号。几枚283毫米炮弹落在新西兰客轮“朗伊蒂基”号的两侧,激起的巨大水柱几乎和桅杆一样高,船上充斥着妇女和儿童的尖叫声和哭喊声!这艘客轮的船长明白已经被德国人瞄上了,下令开足马力做曲折航行,以尽可能地规避炮弹,在已经失去航行秩序的船队中间这样做随时都会有撞船的风险,但“朗伊蒂基”号的船长和船员们都表现出高超的技巧,镇定自若地穿行在船只之间,甚至有惊无险地从“圣德梅特里奥”号身边驶过,最终避免了被炮弹击中的命运。“圣德梅特里奥”号则不太走运,德国炮弹引发的熊熊烈火已经在甲板上升腾起来。

  ■ 这幅画作描绘了HX 84船队在“舍尔”号的攻击下开始疏散的情形,右侧可见迎战的“贾维斯湾”号正被炮弹水柱夹中。

  “德国佬的炮打得倒是真不赖啊!”刚才还对德国海军的炮术持有怀疑态度的装填手在己方开火的间歇悻悻地说道。他话音未落,“舍尔”号的炮弹就落在“贾维斯湾”号左右两舷的海面上,落点非常近,以至于溅起的海水将暴露在舷侧炮位上的人员浇了个透心凉。

  “啊哈!”费根舰长看着窜上半空中的白色水柱,面带苦笑地对身边的副官说:“德国人现在盯上我们了!愿上帝保佑!”

  下期预告:为了能够拖住“舍尔”号,为HX 84的其他船只创造生存的机会,“贾维斯湾”号义无反顾地向对手发起自杀般的冲锋,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舍尔”号的炮火将“贾维斯湾”号打得遍体鳞伤,打断了费根舰长的一条手臂,但是桅杆上的战旗直到最后一刻依然飘扬……